Rm1509, CitiMark, 28 Yuen Shun Circuit, Shatin, Hongkong. | Tel:2698 0070 | Fax:2693 6686
Saturday June 23rd 2018

別問我 是誰 (4)-雙失

有讀者可能會感歎,為甚麽我的人生好像總遇上一個又一個解不了的結。例如中一那年,一位浪子回頭的鄰家女孩突然去世。那時,我只是個中一的學生,只能感到很無助,歎天意弄人。如今我怎看這件事呢?就是生命不是掌管在我們手裏的,要好好珍惜,別作令自己和愛自己的人遺憾的事,因為不由得你說,『待我玩夠了才算吧!』既知是對的,把握着今天就去做吧!

 現在告訴你我的 <雙失> 之痛吧!

祖母由小到大也很疼愛我,她是那麽的仁慈,有一次,我偷了祖父的金錢,被她發現了,她說只要我願意改過,她會把這秘密保留,保證不會說給爸爸媽媽或任何人知道,而她一直也沒有食言。我很感激她,從此也就不再犯了。但不知為何她時不時也會和我說:『你要生性啊,別給別人看扁啊!』我想,她定是受了氣才這樣說的。

隨著年月的過去,她的腎功能不斷衰退,需要洗腎才能維持生命。在我十四歲那年的一天,她在病牀上握着我的手,說 :『你要生性一些啊!』這時我心想,又是這類說話,我聽得太多了!也沒怎放在心上。

怎知過了數日,她的病情急劇轉壞,甚至到了不能再說話的地步了!這時我們什麼也做不到,只希望她可走得輕鬆一些,不用這麼辛苦。可是,我看到的,卻是這位多麼好、多麽疼我的嫲嫲,怎樣受折磨,她雙眼反白,全身抽筋,好幾天都是這樣。我們只能一直守候在她身旁,這幾天對我來說,是多麽的漫長!

在這時候,我那位『朋友』又衝入我的腦海中….我的嫲嫲!平時那麼好,為何要受這樣的折磨啊?到了我將離開這個世界之前,我也認定了自己要受這些痛苦的……..我又開始用痛楚去抑制恐懼了,於是我用我的右手,弄痛了自己的左手,才能停止腦海繼續想下去!

另一天下午,我們仍守候在她旁邊,突然有親友通知我們外婆入了醫院,於是我和媽媽便前往探訪。我們到了婆婆的病房,見她的身體不錯,於是我和媽媽安心一些地趕回嫲嫲的身邊。晚上,我們回家稍作休息。怎料回到家中,在電話錄音裏聽到醫院說情況不妙,我們又立刻趕回去。但嫲嫲沒有等我們,已經走了……!我當時這樣想,是否她因為捨不得我們,所以才在我們都不在時,靜悄悄的走了?

當晚,我們疲倦極了,怎料半夜電話突然響了,說外婆的情況不太理想,請立刻前往醫院……這刻我在想,不是嘛?早上探訪還沒什麼的,為何會這樣?於是我和媽媽二人立刻趕去醫院,升降機的門還沒完全打開,我已聽到哭泣的聲音了!我和媽媽入了病房,看外婆的最後一面,這時媽媽很激動,因為同一天失去兩個媽媽!我看着這樣傷心的媽媽,我强忍着極度的難過,我告訴自己,要做一個堅強的人!於是我勸媽媽別要這樣,慢慢地安慰她,陪她離開……但我心裏真正的疑惑是,為甚麽這樣?同一天失去嫲嫲和外婆,只是巧合嗎?對於當時只有十四歲的我,又是一個解不了的結!這些跟我將來長大了,所遇到的艱難,都有着千絲萬縷的關聯!

過了一兩年,有一天,祖父叫我出外買東西給他吃,我當時不加思索便拒絕他,怎料,這次竟差不多是最後的對話!我不太記得,是當晚還是第二天,他的病情突然惡化,要立刻住進深切治療部,我去探望他,他這時還可以說話,他對我說:『你以後要聽話,要生性一點!』這刻我在想,為何又是這些因家族怨恨而生的話!我已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啦!幾天後,他很多身體功能已失去,七孔流血了幾天,他走了。

我很內疚,因為祖父只叫我做一件非常簡單的事,其實可能只花上幾分鐘的時間,但我這次沒有做,就已經失去補償的機會!這次之後,我又明白到後悔是一件痛苦的事,之後我學會只要可做到的,就不要太多考慮,要把握時間去做,不要再一次讓自己的後悔,因為這世界上,今天和明天可以是很不同的,今天不做,可能以後都做不成了。

這時我的心又充滿了怨恨,為何媽媽、祖父母都常常把生性啊,爭氣啊這些話掛在嘴邊?可能是我的家族比較大,有些富裕的,有些清貧的,所以家與家之間會有比較。有甚麽事都會一傳十,十傳百,無論什麼喜事和白事,都要做場好戲,別留機會給人說話。他們又只會說人不好的一面,所以我都會被『不要衰比人看』這句話所影響。因為若他們富起來,或有甚麽成就,都會很了不起的樣子。你沒出息呢,又看扁你。你努力好起來,又妒忌你。甚至你為他們付出,不單不代表一定有收穫,反而回頭攻擊你!

這些痛苦、內疚,一一都造就了我這位『朋友』又密密地探訪我,我感到人生無意義到極點,重重覆覆的生活,無論你怎樣去尋找意義,生性啊!爭氣啊!又怎樣,始終離不開生老病死這個框框,我身心都感到極度痛苦!我曾嘗試致電輔導熱線,又去見過社工,他們說的,我理性上統統都明白,但卻一點都不能制止這位『朋友』的突襲。我也嘗試去做義工,幫助人,也從中領悟到很多做人的道理,也去做一些很有意義的事,但結果都是一樣!

因我自小已讀基督教學校,所以很早便認識耶穌,而且小學時都有回團契的,所以不時遇到困難,都會祈禱。可是,有一次,家人說我出生時便過契了給觀音,所以不要再回團契了。我當時也沒有選擇的權力,只好停了。但我心中一早已有一個信念,就是在我臨斷氣前那一刻,要信靠主耶穌,因為,在我心中,一早已認定了,而且主曾說:『口裏承認,心裡相信,就能得救』。但當時因我沒有回教會,也沒機會學好聖經的教導,所以同時又拜拜其他的,也不知道這是不對的!但這信念,我相信是在我走到人生的盡頭時,把我帶回來的…

這時的我,已辛苦到極點,我有主動求助,我努力想去解決,但就是沒法!漸漸地,我甚麽方法都用,祈禱、用手弄痛自己、打自己、用拳頭打牆…..為的是要用痛楚去證明自己還存在,使那在我腦海中的『朋友』停止!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……

下一集,我要和大家分享我怎樣在重生之前,在黑暗深淵中與這位『朋友』正面交手!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5 < 對戰 >!

兵奇臨

一步一步的倚靠神

回 想 當 初 信 耶 穌 的 經 歷 時,可 以 稱 得 上 是『神 即 時 回 應』來 形 容。

2002年 的 時候,我 是 一 名 保 險 從 業 員,曾 經 有 過 不 錯 的業 績。但 自 從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之 後,經 濟 環 境 真 的 不 太 好。  而 當 時 的 我,也 因 為 自 己 不 善 理 財,錯 誤 投 資 等 因 素,竟 漸 漸 走 向 要 不 斷 借 貸 的 惡 性 循 環 之 中。

在 這 種 情 況 下,我 的 心 情 也 非 常 之 差。但 在 工 作 上,我 仍 然 需 要 面 對 客 人,外 表 裝 作 正 面 積 極,處 之 泰 然。  但 是 當 獨 處 的 時 候,我 卻 是 一 個 不 折 不 扣 的 喪 家 狗,心 裡 十 分 難 過,感 覺 就 快 要 崩 潰 似 的。

『當 人 的 路 行 到 盡 頭 時,神 的 大 能 就 開 出 一 條 新 路』。 有 一 日 坐 在 巴 士 的 上 層,忽 然 見 到 有 個 寫 著 『凡 勞 苦 擔 重 擔 的  人,可 以 到 我 這 裡 ,我 便 會 使 你 們 得 安 息』的 招 牌。 那 一 刻 心 裏 有 一 個 想 法,若 果 真 的 可 以 讓 我 安 然 地 休 息,我 都 很 想 認 識 這 位 耶 穌。

隨 後 的 一個 星 期,奇 妙 的 事 情 就 發 生 了。竟 然 一 連 有 三個 基 督 徒 向 我 傳 福 音,第 一  個 是 我 的 同 事,他 邀 請 我 到 紅 館 參 加 佈 道 會,到 結 束 後,我 心 裏 有 點 感 動,但 表 面 仍 不 為 所 動,並 婉 拒 同 事 的 好 意。第 二 個 朋 友 邀 請 我 到 她 教 會,我 亦 一 口 拒 絕。第 三 個 朋 友 的 邀 請 卻 令 我 無 法 拒 絕,因 他 邀 請 時 只 說 是 一 個 對 男 性 有 切 身 關 係 的 講 座,題 目 是『男 士 要 面 對 的 三 個 G…Girl, Gold, Grade』,講 者 是 某 大 公 司 的 高 層。我 覺 得 這 題 目 相 當 吸 引,而 最 重 要 的 是,我 這 位 朋 友 正 準 備 加 入 我 的 保 險 團 隊,當 時 為 了 建 立 互 信 和 多 些 互 相 了 解,就 認 為 在 情 在 理 都 值 得 一 去 罷。

到 達 後 不 久,才 發 覺 是 基 督 教 的 聚 會!心 想,既 來 之、 則 安 之 吧。當 結 束 時 ,他 們 竟 熱 情 地 邀 請 我 信 耶 穌, 而 我 亦 慣 地 拒 絕,但 他 們 卻 不 斷 的 鼓 勵 我 信 耶 穌,結 果 糾 纏 了 一 段 時 間 後,我 認 真 地 思 考 了 一 些 問 題:這 群 不 論 學 識、階 層、財 務 上 都 較 我 優 勝 的 朋 友,他 們 都 覺 得 需 要 信 耶 穌,那 麽,可 能 真 的 有 些 事 係 我 不 知 道 的,再  者, 他 們 說 只 要 口 裏 承 認,心 裏 信 就 可 以 了。更 加 不 用 入 會 費,各 方 面 都 不 見 得 有 任 何 損 失 呀!更 可 以 擴 大 生 活 圈 子 呢!當 時,我 就 是 以 這 樣 的 心 態,踏 出 人 生 的 重 要 一 步 ,而 決 志 信 耶 穌 的。

信 主 後,我 卻 親 身 經 歷 到 得 着 從 神 而 來 的 能 力,一 步 一 步 去 改 變,包 括 家 人 的 關 係、財 務、與 人 溝 通、面 對 逆 境 等 都 有 成 長。雖 然 經 濟 上 的 困 境 未 有 即 時 改 變,但 內 心 得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平 安!記 得 決 志 當 晚 在 回 家 的 路 上, 心 跳 得 很 厲 害,心 情 亦 很 興 奮,感 覺 好 像 已 得 到 了 一 切,其 他 事 情 已 不 再 重 要 似 的!這 就 是 從 神 而 來 的 喜 樂 呀!

往 後 當 然 並 非 一 帆 風 順,但 因 有 着依 靠,有 信 心 可 以 安 然 渡 過 每 個 的 難 關,最 重 要 是 學 會 怎 樣 去 愛,因 神 就 是 愛。現 在,我 的 太 太 和 兩 個 女 兒 都 已 信 主 了!

願 神 一 切 豐 盛 的 恩 典 ,臨 到 你 和 你 的 家 人!

Ronald

Protected: 小結他資源

This post is password protected.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:


別問我 是誰(3) – 痛楚抑制恐懼

編者按 : 本文有部份內容可能會引起讀者不安。然而,我們出版這些情節,目的是想讓讀者們知道,雖然黑暗的勢力是存在的,但這世界卻有真光,而那真光是最終都會勝利的!神會掌管一切的!

*****

在我中一的時候,對我來說,很多都是新奇的事物,所以我就沒有時間容讓我那位朋友前來探訪我。

那時的風氣和現在不同,男孩子都喜歡英雄主義、聯群結黨、欺負弱小、甚或是鬼神之說,很好奇的想去找出或接觸鬼神之真相等等。有一次全校去郊野公園旅行,因一傳十,十傳百的緣故,大家都去找什麼飄來飄去的染血絲巾,為的只是滿足人們對鬼怪的好奇心,明知是不應去接觸,也都想試試。當然,他們也找不着什麼。

而我亦在那時,跟同學去玩一些銀仙、筆仙的玩意。為何我會玩這些東西?我自己也不知道,可能真的是風氣影響吧。因我一向都是會用腦去思考不同事物的人,所以最初玩的時候,我絕對認為只不過是某人用自己的力度,去控制而做出來的把戲罷了。玩了不久,又有人提議不如玩更刺激的碟仙。有一次,不幸地,我們竟發現了那些不定向的走動原來不是人為的!因為這次我們都想返回某個位置才放手,但我感到一股好強大的力量,我想用我自己的手力推回某位置,但就是不能!當時不只我一個,而是大家都感到很異常,都想合力推回某位置,但最終也是失敗,而大家也唯有放手了。事後,每個人都非常害怕。我更是一放學回家便去洗澡,因為還是白天,感覺會安全一些!

又某一日,這次是我第一次接觸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,使我不得不相信這是存在的。有一天,我在地鐵站步行回家,當時大約在下午五時至七時左右。我平時都會經過這條路的,但這天當我行經此路時,我十分懼怕,因為不知為何這條路十分寂靜,街上竟然連一個人也沒有。於是我四周觀看,在我前面約五十米左右有一個人,這時我便加速前行,因為這樣我會覺得有安全感一些。我越來越近這個人,我在後面看,是一個長頭髮的女人,年約三十左右吧,於是我追到了她,而且再行快一些超越她,目的是如果我在她前面,而她在我後面,我會感到好一些。

過了幾秒後,我感覺到那身後的女人說了一些我完全聽不懂的話,而且我感覺到她不斷在我身邊吐一些液體,不知是口水還是什麼。這時,我感有點不對勁,就把我的腳步加速,但同時,我也感到她也正在加速,並且仍是在說一些類似唸咒和吐一些水在地上。

因我當時年少氣盛,我終於忍不住停了下來,一轉身便立刻用粗言穢語問候她,我說 : “你吐完未呀,想怎樣? ”這時,我頓時呆了,因為在我面前的,竟是一個短髮而且全頭白髮的婆婆,而且還配上一副眼鏡!這時我心知不妙,毛骨悚然,而她也沒有回應我的說話,只是在繼續喃喃自語!

我便立刻回頭,以我最大的能力極速地跑,在很短時間內,我又跑了幾十米,終於見到很多人,這時我的心才稍定下來。於是我便立刻向後望,而這時的情景,更令我意想不到,因為原來我剛剛經過的地方是有很多人在下棋、漫步等!

之後我回了家,我的家人發現我的表情呆呆滯滯,他們亦猜到我是遇上了什麼污穢的東西,於是他們即時給我飲用一些定驚茶和珍珠沙等,為的是使我安定下來。

過了不多的日子,此事又給我忘記了。

又某一天,我的心很不自在,我知道我那朋友又很想來探望我,我整個人都是在混混亂亂的狀態中,但我要上體育課,還要跳欄!在輪到我的時候,我只是一直的向前跑。不知為何,當我預備跳的時候,在我眼前的,竟是什麼都看不到,只看到一片空白!結果,我跳不過欄,還跌斷了右手,於是要接受幾個月的治療!

這時,恐懼和那位時不時不容我控制的朋友都暫時離開了我。因為那受傷的劇痛,竟抑制了恐懼!但過了不久,我又要面對新的挑戰!是甚麽挑戰呢?

 <下一集強勢預告> 同一日之內失去兩位親人?是命運還是巧合?這事對我有甚麽影響?

 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(4) <雙失>

兵奇臨

***

編者按 : 親愛的讀者,看到這裏,可能你會感到很不安,甚至恐懼。如果你有這樣的情緒反應,那是十分正常的。我自己作為編輯的,在沒有任何的預警之下,第一次看到這篇文章,難受了整整一個星期,我甚至有點生作者的氣!但後來我被理性說服了,所以才決定出版這一篇,希望你們能體諒!
 
是甚麽說服了我呢?試想想,若有其他人是跟作者是有類似的遭遇的,我這個不知痛苦為何物的人,可以想像到他們,和他們的親人、朋友的痛苦嗎? 如果有一個,那怕就只有一個,我們都希望他知道他不是孤單的,都希望他能因着作者的見證而得救的,若是這樣,那就是值得的。
 
所以,請你們務必要看到大結局,你就會知道耶穌是唯一的真神這句話本身就是真理!衪是多麼的得勝!
 
還有,我明白你們會很關心作者的情況,我可以告訴大家,他現在很安好,而且英明神武、風趣幽默!代他向大家講聲 ” 謝謝關心! “

香薰園燒烤「樂」

別問我 是誰(2)-總給我遇見

我 的 朋 友 又 來 探 訪 我 了……他是誰?為何如此的年輕?是否天意弄人?

有一天, 我在酒樓和爸爸說:

『 我覺人生好冇意義,人最後都要死亡的,那生存有什麼意思呢? 』

爸爸有點突然,說: 『 你為何有這樣的想法?』

『 不知道,它就是在我的腦袋裏!』

『 你有家人,有朋友,不同的人一生都會有不同的事情,有些偉人會名留千古,這些已是意義的所在啦!』

『 爸爸,你信不信這世界上有神存在呢?』

『 相信,而且不只一位神。世界上有好多的神,而大部份的宗教都是導人向善。你相信什麼,就會跟隨那宗教走的,例如,信佛教,就會輪迴轉世;信耶穌會上天堂啦!』

那時,小小的我,在心中有了這小小的看法 ── 很多人都會信某種宗教,是因為人總要找一些去信靠,以填補心中的無奈和虛空。我有把我的疑惑告訴我的同學,他們完全不明白,『 玩耍吧 ! 』就是他們的反應! 我亦和老師談論過,老師問我為何有這樣的想法,是因何事呢?遇到甚麽困難嗎?是生活過得不好嗎?但當時我根本不懂形容我的狀況給老師聽,亦因得不着什麼答案而感到很無奈。

為何如此的年輕?

大約在我九、十歲左右,有一天,我聽祖母說,鄰居的孩子在泳池浸死了,我即時的反應是,為甚麽會這樣的呢?這麼年輕已不在了!

住在我隔壁的女孩子,是一個有天才的人,她懂彈鋼琴,考了GRADE 4,就直考到GRADE 7了。可是,後來卻認識了別的朋友,就成了一般人看來的壞女孩,所以很早已絕學了。

大約到了我中一的時候,有一天,我在走廊遇到她,大家問候一下,估不到她對我說 : 『 唉 ! 玩了這麼久了,來來去去都是這樣,好悶!挺沒意思的,我玩埋今晚,明天我會找學校,讀返書和考埋個8級鋼琴!』我想,不錯啊!她回頭了,是一件好事!.

但第二天,我們看見報紙的報導,她因趕時間沒有帶着一向用的電單車頭盔,卻用了別人的電單車頭盔。怎料在晚上遇上車禍,被反彈了過對面行車線,再被車撞到!頭盔掉了!人也沒了!

這次的事情,令我有很大的感觸,是我第一次遇到和真正感受到 『 今日還在,誰知,明日卻消失得無影無踪 』的事情。這時,我有一個想法,.一個人想回頭做好人,上天是否說不給予機會就不給予呢?常說,人誰無過,只要肯改就會有生機。但這刻,我只感到天意弄人!她走了,是無可改變的事實。這件事,不知不覺對我日後都有所影響。

有一天,我看見她的媽媽,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一夜白頭,她媽媽老了很多,這份哀傷是那麼的深而長久,是沒法騙人的。

這時,我又學懂了一些,一個人死了,可說是什麼都帶不走,但留下來的,可以是希望或是傷害。但對她媽媽而言,肯定是絕對是悲痛。因為到十幾年後,我仍感到她媽媽是放不低她的。

這時,在中學的課本裏,又有好多好棒的詩人。但很多到最後都是說甚麽仕途失意、懷才不遇、借酒消愁、人生苦短…..使我更加有這樣的感覺,使我更加覺得人生是好渺小的……

<下一集強勢預告> 遇上一些不可解釋的事,帶給我的恐懼…..朋友突來探訪,我用痛楚換走那不可思議的事情所帶來的恐懼,是好還是害呢?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3<痛楚抑制恐懼 >。

兵奇臨

Protected: 敬拜組資源庫

This post is password protected.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:


媽媽祈禱會

” 孩 子 有 優 厚 的 潛 質,就是不愛讀書,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很吃虧,無論父母怎樣努力去建立他的信心,每當他望望自己的成續,知道自己不如人,自信心就下滑了。他就是未準備好,未開竅 ,唉!”

” 我的孩子有舞蹈天份,但參加舞蹈班時,每逢表演或考試,她就耐不住那些刻板式的訓練。我就由她了。但心中不免掙扎,我這樣由得她,是否浪費了她的天份,而沒做好媽媽督導她的本份呢? 如果她將來大了想努力,但缺乏基礎,我會不會很自責呢?”

“孩子英文了得,我希望她的中文也能進步,但其實只是期望,做父母常有很有期望,其實自己要調校角度,擺得太多時間和期望也不好。要放手,多啲俾孩子自己負責任。”

” 我們做父母的真要學習放手給神,當然不是放任啦,而是,如果樣樣都以為是父母努力栽培的,那還有甚麼意思呢?就是叫我們知道,我們做不到的,神自有衪的計劃,如果衪要成就,衪就會成就。 ”

我們的禱告 : 天父,很多謝祢給我們這群媽媽有機會在此一起分享和禱告。袮在我們孩子生命中的旨意,我們現在不能看透。求祢賜智慧給我們,讓我們能助我們的孩子,完成祢在他們生命中的旨意!

別問我 是誰 (1) – 問題兒童

我 相 信 每 一 個 人 都 會有自己的朋友,而朋友亦不時會探望你,你們有否記起第一位朋友是誰嗎 ? 我有一位朋友,久不久就會來探望我,他是誰?

我生於一個健康的家庭,自小和爸爸、媽媽、祖父、祖母、姑姐、哥哥同住,不知為何我總是有很多問題,找不出答案是不會心息的。當我還是三、四歲左右,我已問:有雞還是有蛋先?我是怎樣被生出來的?我會問媽媽:『阿媽,是邊個生你出來?』媽媽回答說:『是你婆婆囉!』我會再問:『婆婆又是誰生的? 』 媽媽回答說:『咪你太婆囉!』我會再問:『太婆是誰生的?』『太婆的太婆,即是誰?』媽媽回答說:『這些是祖先。』當然,我不會放過她,再問:『祖先是誰生的?祖先的祖先即是誰呢?』當然我媽媽只好無奈地說:『你日後長大了就會明白。』

又有一次,當我和哥哥玩耍時,我無心地問起哥哥:『人為何要死?死後去那?』但按當時哥哥的年紀又怎會懂得回答,他也只好說:『大個就會明白。』後來,我再有機會,便再問媽媽同樣的問題,媽媽當時說:『做一個好人,好人會上天堂,壞人會下地獄。』還說:『不要衰俾人睇,要生性。』我相信她當時必定是受了別人的氣,所以才說這些話。然而,她沒想過這些話卻對我造成了不少影響。

我那時這麼年少,已對生、老、病、死、天堂、地獄等有了很多想像和假設,也不斷的去尋找答案 ,而且還時常想到不能抽身的地步,以致產生了一種無法解釋的不安、無奈、空虛、恐怖的痛楚,這相比流血的痛苦更難受多倍,而那種不安感更一直地陪伴著我成長。

我小、中學都是在基督教學校就讀的。小學時我有位李老師,她給我起了個花名叫「苦瓜干」,她說我時常好COOL。我並不認同這名字,因為我畢竟也是個愛玩的孩子!在老師面前是一個考前十名的好學生,當然真實的我不是這樣!

我的學校每天都有早會,都是唱詩歌和講道,且常常講要信靠主耶穌,因為信耶穌得永生,可享有永不死的生命,直到永遠;而不信的要下地獄,承受不滅的蟲和不滅的火!當聽到這些時,只有二、三年級的我,便更是不能自禁的對永生、永死、永遠、永久、無限等字眼特別地有感覺。這些概念更在短時間內一條龍的閃進我腦海裡。

我這朋友提早來探望我了,我也有和同學、老師、爸爸等提起我這位朋友。我的朋友原來是……

《下一集強勢預告》:我這位朋友,有與別不同的想法?這位朋友會離我而去嗎 ? 第一次接觸死亡,我的感覺是怎樣?接二連三的死亡事件,接着的是甚麽?對當時年紀這麼小的我,有什麼影響?有勞追看。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2 總給我遇見。

撰文:兵奇臨

孩子讀書不成怎麽辦?

我 最 近 在 讀 一 個 怎 樣 作 孩 子 的 生 命 導 師 的 課 程,有 一 點 令 我 有 深 刻 的 反 思。我 屬 於 靠 讀 書 來 脫 貧 的 一 代,我 — 直 都 視 努 力 讀 書,有 好 學 歷 就 前 途 — 片 光 明 為 理 所當 然,雖 然 我 知 道 有 些 人 並 不 這 樣 認 為,但 有 好 學 歷 不 是 安 全 點 嗎?出 於 這 種 想 法,有 時 我 會 問 自 己,如 果 孩 子 將 來 讀 書 不 成,我 怎 辦 呢?我 接 受 得 來 嗎?

導 師 的 話 令 我 很 深 刻 地 反 思,他 說,父 母 是 孩 子 真 正 的 伯 樂,如 果 他 已 經 盡 了 努 力,就 算 結 果 不 如 人 意,父 母 也 要 鼓 勵 他 宣 告 自 己 不 是 失 敗 者,讀 書 不 成 不 是 他 的 終 點,生 命 不 單 是 努 力 就 — 定 有 成 果 的,很 努 力 但 沒 多 大 成 就 的 大 有 人 在。你 以 為 一 切 都 是 由 於 自 己 努 力 而 得 到 的 嗎?生 命 不 單 是 努 力 就 有 成 果,而 是 有 神 的 恩典 的!生 命 的 成 就 不 單 是 一 些 顯 性 的 成 就,他 的 內 在 承 擔 力、 責 任 感、是 否 給 人 — 個 可 信 得 過 的 觀 感、是 否 懂 得 訂 立 自 己 的 人 生 優 先 次 序 等 等,這 都 比 學 歷 來 得 重 要!

Alison

 Page 38 of 41  « First  ... « 36  37  38  39  40 » ...  Last » 

講道錄音 Sermon

地圖 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