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m1509, CitiMark, 28 Yuen Shun Circuit, Shatin, Hongkong. | Tel:2698 0070 | Fax:2693 6686
Tuesday January 22nd 2019

6A 重聚 親子厨房

 

6A 重 聚 親子廚房已在1月9日舉行啦。當天,膳食組玉霞姐姐和 Fiona 姐姐教家長和小朋友做意式簿餅。當中好幾位小朋友都只有兩歲多,但我們的原則是,家長要學習把孩子應負的責任,放手給他們自己去做,所以爸爸媽媽們只能『聲控』,孩子真的要『落手落腳』去做。

導師 Fiona 和 Jessica 則從旁把情況拍攝和觀察,之後和家長們重看錄影片段,及討論和分享怎樣在日常生活中應用6A原則。導師們,謝謝您們的付出啊!

還有霞姐姐,Yen 姐姐和 Molly 姐姐協助我們照顧小朋友呀!

我收到其中一位家長的回應,她說她的丈夫今次難得的投入,以前參加過的夫婦學習小組,男士們大多比較少說話,但這兒的爸爸都很樂意分享,所以也能令她的丈夫容易投入。

謝謝家長的回應,很鼓勵我們呢!

Alison

別問我 是誰 7 – 絕境與重生

我的情況一直向下,媽媽用盡她能打聽到的方法,不斷嘗試。她去找問米婆,那問米的說我了犯小人,沒大問題的,着我們燒衣紙和飲神茶,結果,當然是沒有用。

又請了西藏僧人來我家,他說是因家中的風水不好引起的。還在我背部發功,我全身感到一股熱力,他說以後便沒事了,結果呢?

後來又去見了泰國白龍王。他說有兩母子時常跟著我,還說這刻已在門口等着我。我也不是傻的,我問他,為何他們不幹掉我?何時跟上我的?他就說,還不是時候,還說他們是樹妖,所以所有樹木的植物,我都要回避。我只好照做。有一天還要在家中進行法事,在不同的木門上填上泰國符咒,要我坐在好多支蠟燭中間,他堅持吩咐我別要走出這陣。他一路唸咒的時候,我感到有些不安,和感覺到有一股力量,超越了那在我裏面的, 兩者似乎在抗衡着。我真的很想離開這陣看看有什麼,但堅持了沒有這樣做。事後,我也發現他好辛苦,可能真是盡了力啦。

之後我的情緒沒不但有改善,而且不可思議的事更為頻密。有一次,我像發了瘋一樣,在很短時間內由十幾樓狂奔到地下,家人連搭升降機都不夠我快,他們立時通知護衛不可給我逃脫!又有一次,我失了常地揑住媽媽的頸部,還說一些他們不懂聽的說話,不是英文,又不是中文,總之不知什麼語言。發生這些事時,我自己是豪不知情的,完全是好像另一個人作的,都是事後我家人告訴我,我才知道的。

又有一次,我在家中我和我的朋友在一起,然後我們一起出外,在等候升降機時,有電話致電給我,我看了來電顯示,原來是我家中的電話號碼,我便和我朋友說:『家人找我呀!』朋友就說:『那回去看看有甚麼事啦!』我們便回去,開了門,就發現不對勁了,這時才想起家中根本沒有人啊,何來會有人致電給我呢?於是我們立刻飛奔逃去!雖然事隔多年,我相信我的朋友也仍然記得的。

在媽媽在工作的地方,有一位是基督徙,她從我媽媽口中得知我這樣的情況,很想給予幫助。而我媽媽向來是不接受的,因為她一向都是拜神的,又曾把我過契給觀音。但因為我已到了很壞的地步,她只好連最不想的方法也一試。她跟我說了很多次,但我總找些理由去推擋。有一天,她唯有事先已約了她的同事和一些教會的弟兄姊妹,一共三人去了我的家中,我只好無奈地應酬他們。我用不客氣的態度和他們唱詩歌和禱告,我也不覺有甚麼特別。

但當禱告到最後那句『奉主耶穌基督名字祈求』時,我立刻感覺到有種力量使我不能說話,有東西控住我的頸部,不許我說似的,我好像啞了一般。我很辛苦,還說:『唔得呀!我很辛苦呀!你們走吧!』之後便停了下來。但在他們鼓勵之下,我終於說完了。在他們走了之後,這種令我很辛苦的力量還在,而這股力量和之前不斷突襲我的力量明顯不同,而我當然也沒有的解決方法。

還是迷迷糊糊的過着日子。有一天,我像平時一樣喝醉了,被朋友帶回家中,亦像平時一樣睡在床上。突然,『我』坐起了身,用臉部撞向床頭的枱角,立時血流披瞼!家人想立即阻止,但當時『我』的力量很大,還衝向洗手間,用手打破了很大塊的鏡子,這時的我,已四處染滿鮮血!家人報了案,警察和救護員也到了場,他們和我的家人合力將『我』制服,差一點也制止不住。幸好最終他們也能把我的四肢紮在救護床上送去醫院。到了醫院,『我』在被綁着的情況下,還不斷地掙扎,大叫大嚷,過了一陣子,卻又平靜下來。

之後,『我』和哥哥說 : 『哥哥,你為麼這樣啊?你這樣對待你的弟弟啊!我好辛苦啊!請求你放開我吧!』哥哥覺得我的眼神和我說話的語氣,太不像平時的我,所以他沒有放開我。於是不久,『我』又照樣地大叫大嚷!

當時,醫院有我之前多次入院的記錄,醫生就建議待我做完手術立後,就把我送回那『療養院』。但因我不是犯了什麼法,他們沒有強制的權力,而我的家人當然也不會讓我再次進去!

再過了一段時間,我便真正平靜下來了,昏昏沈沈的睡了…….當我一張開眼睛,只感到渾身疲倦不堪,而我的手很痛很痛,我的臉也很痛很痛。而唯一不同的,就是我很清楚知道,我心中那股惡勢力和那股負面的思維,已經離開了我。我心中的深處,有一份深深的平安。

之後護士說要做手術,我問護士:『要做什麼手術呢?』她說:『你真不知還是假不知呀?』我當然不知道為甚麽睡醒了之後要做手術,於是她告訴我,我的手筋斷了,需要進行接駁手術!我當時都有點害怕,因為我不知為何和怎樣,我會把自己的手筋弄斷的!後來是家人告訴我所發生的事,我才知道的。

大家想想,我怎可能在手筋都斷了的情况下,還能抵抗這麼多人?那是什麼力量在控制我?我和我的家人是絕對明白的!還有,這力量欺騙的一面,扮作可憐的想騙我的哥哥!現在我能和你們說話,已是神大大的恩典了!如果當天,我只要向那窗走多一步,今天可能已沒有機會在這裏和你們說這見證了!

重生的感覺终給我遇見了!在我家中休養的期間,每一天都有主的同在,那種平安和安穩是很實在的,不能用言語去解釋的。信了主後,我亦改變了我很多,再沒有那頑強暴躁的性格了。

甚麼家仇怨恨也放下了。因為主助我想通了,如每一天都因小事變成小的怨恨,很多小的怨恨,就會積累成大大的怨恨和苦毒,而苦毒會打破內心的靈靜,亦會亂了本性。所以,我明白了一定要用包容和寬恕去對待人和事,這樣,身心的負擔都會減輕。

我又以另一個角度去看以前所謂的家仇怨恨。其實每人都會有風光不再的時候,當發生這情況時,他們一方面內心很沮喪,又失去了自信,但同時又要面對他們自己以前風風光光時,曾傷害過的人,這其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試想想,如果身份對調了,我又會怎樣?所以這些家仇都在我心中一一消失了。

而我的哥哥,我曾敢對手足之情再有任何的期望,但現在我又試從第二個角度去想,他當時這樣說,可能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會傷害到我的。在生活中,很多人出口傷害了別人,但其實自己也察覺不到,包括我自己在內,也是如此。還有,不是他,我又怎能在那鬼地方,以歷史性這麼快的速度便逃脫呢?

而在我家人的心目中,在我信了主後,性格明顯變了,亦看得比之前遠了、通了!

下一集強勢預告:主給的平安和安穩,不是信了主便自動長留在心中的。工作使我漸漸越來越少回教會了。狂歡之後,在飛機上突然驚醒,比之前更恐怖的竟然重來!

下一集 別問我   是誰 (8) 放縱後的重來

兵奇臨

別問我 是誰 6 – 深淵

 

這時,我在地上掙扎,眼前是空白一片,只看見那沒有框的窗,我只要在地上爬起,投進那空窗,這一切的折磨都要結束了,而這朋友亦要和我一起告別。但是,

突然我的腦海一閃,想起那鄰居的媽媽,一夜白頭的景象,我不想我的媽媽也是這樣啊………..這刻我很辛苦地在地上掙扎,致電給哥哥……

哥哥趕回來,看見我這情況,便立刻伸手進我的口腔,我即時吐了很多白色的泡沫,他立即送我去醫院…….

醫生問道:『你情況怎樣呀?』我回答:『很辛苦呀,很想死。』醫生就說:『不如在療養院稍作休息,待醫生和你調較一下藥量好嗎?』我答應了,但奇怪地,他們要我需要親自簽署,才可入住『療養院』。 那時的我,根本沒有力氣去考慮甚麼了,就簽了。

原來,他們送我去的,名義上是『療養院』,實際上是精神病院!我入住的是一個叫『收症室』的地方,是較高設防的,一道門又一道門的,即是避得過這一道門,也走不出另一道門的。

一進入去的一刻,我即時清醒了!我一進入,已有了十幾二十人行近看着我,他們的表情不是太友善的。我在這裏幾小時之內,已經很清楚這是一個甚麽地方!

在這裏和在監獄沒有甚麽分別的,所有的窗都有一支支的柱。這裏是沒有自由的,無論吃飯,洗澡,和睡眠都要很有規律。在這想致電求援也不是一件易事,每人每晚只可打一次電話,而且有職員在旁邊聽你在說什麼。如家人、朋友探訪,只可一人和一日只可探訪一次。這裡我只可說是個鬼地方,有人會搶食物,如你吃剩的食物一定會有人搶吃的!有人會情緒失常亂叫的,有人會執垃圾吃。

進來的又是怎樣的人呢?為甚麽會在這裏呢?有些人是犯了法,要在這裡等候心理部告的,例如哥哥侵犯了自己的妹妹、襲警的;有的是弱能的、有的是受到虐打的、有些是吸毒的………總知一句,不論害人的、受害的、不論是實報或虛報的、只要有可能涉及精神上、心理上有些問題的,都會在這裏,所要這就叫做『收症室』!

對付這裏的職員,都要有些本事,如果不是,可能會被人欺負的。你和他們過不去,等同永遠也不想離開。他們可以在『認為』你失控時,把你四肢扎在床上!幸好他們沒有這樣待我,因為他們都看得出我不是傻的,亦有家人來探訪我的。

我在這裏幾小時之內,也明白到怎樣才可以在這裏生存,就是香煙、食物、暴力,和自己要很強!我一定要用我的本事,快快的逃離這地方!我雖是有問題,但我知道我和他們的情況是不同的,在這裏不單對我沒幫助,簡直是沒問題都會住到有問題!

到了打電話的時間了,我只有一次的機會,應打給誰呢?應怎樣說才好呢?我選擇了致電爸爸。電話通了,我當然說這裏不錯啊…等等,又叫爸爸叫我一個工作較自由的朋友買多些零食飲品前來探我,這樣,我就有了籌碼在手,至少能保證人身的安全!這些物資就仿如成為我的保標!朋友來了,我就告訴他實情,和我通知我的哥哥,幫我用盡一切方法,我要最短時間離開這裏!另一方面,我設法令替我做心理評估的醫生相信我、可憐我,我又對答如流,他也覺得我不應該在這裏治療。所以,我住了數日,就歷史性地,成功以最短的時間逃脫!

之後,我也要定時回去見醫生。但問題是,因為是他讓我出院的,而我當時亦十分之清醒,所以醫生把我藥量減少了一半,所以就連那暫時抑制負面思想的作用也沒有了。但每次去見這醫生,我也唯有扮作沒有什麼事,因為如果說有事,他是有權要我回這地方的。就這樣,扮了幾次後便成功過關了。唉!但我也明白,之後又如何面對呢?

預告:我情況一直向下,家人用盡所有方法,竟把我推至完全失控的地步!那猙獰又狡猾的,把我重創,是甚麽力量救我重出生天呢?

下一集,別問我  是誰(7) – 絕境與重生。

兵奇臨

2011 講道集

52. 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2月25日

51. 聖誕慶典
講員:阿齊醫生
日期:2011年12月18日

50. 忘記?還是不忘記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12月11日

49. 受苦卻不苦澀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12月04日

48. 活在光明中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11月27日

47. 神和子女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1月20日

46. 睚魯的女兒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1月13日

45. 神的話語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1月06日

44. 傳福音的力量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0月30日

43. 思想上得勝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10月23日

42. 好撒瑪利亞人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0月16日

41. 你想改變嗎?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0月9日

40. 我能高飛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0月2日

39. 弟弟在看著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9月25日

38. 操練敬虔
講員:吳江弟兄
日期:2011年9月18日

37. 得人的漁夫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9月11日

36. 差傳的意義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9月4日

35. 神垂聽他們哀求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8月28日

34. 動力
講員:舒邁可牧師
日期:2011年8月21日

33. 戰勝堅固的營壘
講員:舒邁可牧師
日期:2011年8月14日

32. 實現神的夢想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8月7日

31. 不要停止禱告!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7月31日

30. 誰是最大?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7月24日

29. 聽從還是不聽從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7月17日

28. 戰勝恐懼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7月10日

27. 窰匠與泥土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7月3日

26. 得釋放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6月26日

25. 父親的心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6月19日

24. 以工作為樂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6月12日

23. 防止跌倒後遺症
講員:梁靜霞牧師
日期:2011年6月5日

22. 只管去做!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5月29日

21. 忠於召命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5月22日

20. 你只需要的是碎渣兒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5月15日

19. 母親節
講員:舒邁可牧師
日期:2011年5月8日

18. 乃縵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5月1日

17. 改變你生命的能力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4月24日

16. 我們需要作甚麼才得增長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4月17日

15. 神在我們這邊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4月10日

14. 多結果子的葡萄樹2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4月3日

13. 多結果子的葡萄樹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3月27日

12. 耶穌在觀察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3月20日

11. 以利沙的呼召「特權與熱切」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3月13日

10. 建立目標導向教會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3月6日

09. 禱告─求告我!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2月27日

08. 要成為獨特的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2月20日

07. 不結果的無花果樹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2月13日

06. 你的屬靈進度成績表
講員:沙得恩師母
日期:2011年2月6日

05. 主禱文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月30日

04. 關愛人的人,關愛人的教會 #2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月23日

03. 要作個有愛心的人和有愛心的教會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月16日

02. 為何要有教會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月9日

01. 克服好叫能服事
講員:沙活樑牧師
日期:2011年1月2日

年終感恩祈禱會

以琳聖誕 2010

平安、喜樂更勝『平靜』!

大家好!我叫Francer, 我返咗以琳大約兩年啦!

原本我係一個佛教徒,因為我中學係讀佛教學校嘅,而我大家姐亦係佛教徒。咁點解我會信咗耶穌呢?

其實大約喺兩年前,我响工作上有好大壓力,個人好唔開心,好想尋求一個解決方法。咁啱我以前嘅同事Carol邀請我參加第7屆啟發課程。個課程其實係俾我哋了解同認識基督教信仰嘅,咁我就嘗試吓接觸教會啦!

當我返咗第一堂啟發課程後,我就鍾意咗呢度,因為呢度嘅感覺好似一個大家庭咁,一啲都唔陌生。而且我响啟發課程當中有好大感受,而呢種感受係以前响佛教裏面無嘅,就係『喜樂』!

以前去寺院得到嘅,只係平靜,而我返啟發課程唱歌敬拜得到嘅,係平安同喜樂。呢種感受大好多,係完全唔同嘅。所以我完成啟發課程後都一直keep住返小組同主日祟拜。

响這兩年幾裏面,神好保守我,對我有好多恩典。响工作方面,我都有祈禱想轉去另一個部門,跟住唔使兩個月就好快轉成咗啦!之後無咩工作壓力,個人都開心咗好多!就算公司搬大咗好多,工作量亦大好多,我都可以好積極咁面對……….

因為我記得聖經裏面講…..

『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』( 馬太福音 11:28 )

所以我有咩都祈禱,有咩重擔都交俾耶穌,個人自然無咩壓力啦!哈哈!

我好開心有機會認識主耶穌,所以我喺今年四月受浸,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……亦都好開心今日可以响度同大家分享我嘅見證…….

最後我希望未認識主耶穌嘅您,都能夠嘗試去認識,一齊分享呢份平安同喜樂!

“感謝主”!

Francer

聖誕慶典 2010.12.24

在燭光中齊唱『平安夜』,思想耶穌降生對我們個人生命中的意義。

在敬拜讚美之後,沙師母跟我們分享聖誕的真義。

聖誕樹在各大商場隨處可見,它本身並不是帶有任何宗教意義的象徵物,但我們卻可用它來向人解釋聖誕的真義!
綠色 : 代表生命。主降生賜我們永生。
紅色 : 主釘十架所流的血,為我們犧牲。
金色 : 耶穌是王,昔在今在永在,是任何一個世代的王。
接着,我們每人都在咭片上寫上2011年要送給主的禮物,一一掛在聖誕樹上。最後,我們每人都帶走一個禮物包,要在十二點之前,送給未認識主的人!

聖誕快樂!

別問我 是誰 (5)- 對戰

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我已經出來社會做事,做了很多不同的行業,為的是想看多一點,充實自己。在這段時間裏,不知不覺我那『朋友』也沒怎來探訪我了。

有一天下班時,我乘車經過某殯儀館,不知怎的,我的朋友竟突然重重的向我突襲!當時,在數秒間,一連串的景象如電影般在我的腦海中播放,我看到自己已死去,靈堂裏掛着自己的相片,又有朋友來拜祭我,之後就是在棺木內火化的情景!這些思維就在這數秒之間,使我的情緒即時崩潰。我用甚麼方法都填補不了這份恐懼和虛空,於是我致電給朋友出來開解我,但他們可以做的,就是使我飲醉至不能再思想,之後再送我回家。

第二天,這種感覺還沒有離開我,我唯有接受自己情緒上出了問題,於是去了看家庭醫生,請他開一些藥和寫轉介信去看精神科。因排期時間甚長,於是透過朋友找了一位診金還可接受的私家醫生。第一次看這醫生,他沒有用太多的時間和我溝通,便說我患了抑鬱症,只開了兩樽藥物給我。而我每天都有服藥,但我覺得沒有什麼改善,反而使我更變得暴燥。

後來我們又了看了另一位醫生。這醫生與之前那位完全不同,他用了很多時間來了解我的過去和想法,他還說之前看的醫生是沒有註冊,而且他開的藥不太合適和藥量太重!今次的醫生說我患了思想强迫症。我亦有依照醫生的指示服藥,只是也沒有進展。

後來終於排到了看政府醫生,但他們每次見面只有數分鐘,如我說情況沒有改善,就會把藥量加重,如有改善呢,就會減輕藥量,好像是很是敷衍的。結果我服食的份量很重,後遺症是口乾、手震、性格暴燥,簡直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。我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,反而每況愈下,藥物只能暫時制止那些負面思想罷了。

我心裏是知道的,這些藥物是幫不到我的。跟我這個『朋友』的這塲戰役,已經令我身心非常的疲累!

我的家人,當然想盡任何方法去幫我,只要有生機,他們都會試的。他們帶了我去看一個有一點名氣,並且用針炙方法的中醫,聽說某歌手都是他醫好的。當然我又去試試看啦,但看了兩三次,我覺得根本沒分別,便沒有再看了。

這段期間,我的情況急轉直下,我更嘗試過好幾次一些非法的藥物,如丸仔,氯氨銅等,但我都知道,那一刻雖然是很愉快,其實過後,現實終歸現實,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此後,我又時常因醉酒而生事,得罪了不少人,不久便成了醫院的常客。可憐家人每次來探我,都會很焦慮、無奈,只能安慰我說 :『沒有事的,叻仔啲,生性啲』,他們沒有責罵我,或許他們明白我的處境罷。我也曾進入深切治療部,幸好最終都能平安出來。那時,我會想,為何這樣玩弄我,為何…為何又為何?

又有一次,我又在醫院中,哥哥來探我,他說:『你昨天致電我家中時,弄醒了你阿嫂啊,一會她前來,你快和她道句歉呀!』這刻我在想,我年少時曾憂慮長大後會失去手足之情,我在見社工時也曾提到的憂慮,不是一一已兌現了嗎?和我一起長大的哥哥,相處了好多個年頭,來探訪我的第一句話,不是說:『有沒有事呀?』而竟然是…….…..那時的我,那裏有力量去想想哥哥的處境?所以我不單沒有和我阿嫂說對不起,而且生命中更又多了一個怨恨!

有一天,因為心情不佳,我沒有上班,在家中亦心不在焉,我真的很想離開這世界,我覺得受不住了,我要和我那位『朋友』結束這場戰役!於是我服食了很多藥物,我伏在地上,我的眼前,只看到那窗是沒有窗框的,我想,是時候了,一切一切都快要解決了,只差一點便成了.……

是甚麼制止我走向那死亡之窗?之後又如何面對?我被騙進深淵之後,又如何逃脫?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(6) 深淵

兵奇臨

別問我 是誰 (4)-雙失

有讀者可能會感歎,為甚麽我的人生好像總遇上一個又一個解不了的結。例如中一那年,一位浪子回頭的鄰家女孩突然去世。那時,我只是個中一的學生,只能感到很無助,歎天意弄人。如今我怎看這件事呢?就是生命不是掌管在我們手裏的,要好好珍惜,別作令自己和愛自己的人遺憾的事,因為不由得你說,『待我玩夠了才算吧!』既知是對的,把握着今天就去做吧!

 現在告訴你我的 <雙失> 之痛吧!

祖母由小到大也很疼愛我,她是那麽的仁慈,有一次,我偷了祖父的金錢,被她發現了,她說只要我願意改過,她會把這秘密保留,保證不會說給爸爸媽媽或任何人知道,而她一直也沒有食言。我很感激她,從此也就不再犯了。但不知為何她時不時也會和我說:『你要生性啊,別給別人看扁啊!』我想,她定是受了氣才這樣說的。

隨著年月的過去,她的腎功能不斷衰退,需要洗腎才能維持生命。在我十四歲那年的一天,她在病牀上握着我的手,說 :『你要生性一些啊!』這時我心想,又是這類說話,我聽得太多了!也沒怎放在心上。

怎知過了數日,她的病情急劇轉壞,甚至到了不能再說話的地步了!這時我們什麼也做不到,只希望她可走得輕鬆一些,不用這麼辛苦。可是,我看到的,卻是這位多麼好、多麽疼我的嫲嫲,怎樣受折磨,她雙眼反白,全身抽筋,好幾天都是這樣。我們只能一直守候在她身旁,這幾天對我來說,是多麽的漫長!

在這時候,我那位『朋友』又衝入我的腦海中….我的嫲嫲!平時那麼好,為何要受這樣的折磨啊?到了我將離開這個世界之前,我也認定了自己要受這些痛苦的……..我又開始用痛楚去抑制恐懼了,於是我用我的右手,弄痛了自己的左手,才能停止腦海繼續想下去!

另一天下午,我們仍守候在她旁邊,突然有親友通知我們外婆入了醫院,於是我和媽媽便前往探訪。我們到了婆婆的病房,見她的身體不錯,於是我和媽媽安心一些地趕回嫲嫲的身邊。晚上,我們回家稍作休息。怎料回到家中,在電話錄音裏聽到醫院說情況不妙,我們又立刻趕回去。但嫲嫲沒有等我們,已經走了……!我當時這樣想,是否她因為捨不得我們,所以才在我們都不在時,靜悄悄的走了?

當晚,我們疲倦極了,怎料半夜電話突然響了,說外婆的情況不太理想,請立刻前往醫院……這刻我在想,不是嘛?早上探訪還沒什麼的,為何會這樣?於是我和媽媽二人立刻趕去醫院,升降機的門還沒完全打開,我已聽到哭泣的聲音了!我和媽媽入了病房,看外婆的最後一面,這時媽媽很激動,因為同一天失去兩個媽媽!我看着這樣傷心的媽媽,我强忍着極度的難過,我告訴自己,要做一個堅強的人!於是我勸媽媽別要這樣,慢慢地安慰她,陪她離開……但我心裏真正的疑惑是,為甚麽這樣?同一天失去嫲嫲和外婆,只是巧合嗎?對於當時只有十四歲的我,又是一個解不了的結!這些跟我將來長大了,所遇到的艱難,都有着千絲萬縷的關聯!

過了一兩年,有一天,祖父叫我出外買東西給他吃,我當時不加思索便拒絕他,怎料,這次竟差不多是最後的對話!我不太記得,是當晚還是第二天,他的病情突然惡化,要立刻住進深切治療部,我去探望他,他這時還可以說話,他對我說:『你以後要聽話,要生性一點!』這刻我在想,為何又是這些因家族怨恨而生的話!我已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啦!幾天後,他很多身體功能已失去,七孔流血了幾天,他走了。

我很內疚,因為祖父只叫我做一件非常簡單的事,其實可能只花上幾分鐘的時間,但我這次沒有做,就已經失去補償的機會!這次之後,我又明白到後悔是一件痛苦的事,之後我學會只要可做到的,就不要太多考慮,要把握時間去做,不要再一次讓自己的後悔,因為這世界上,今天和明天可以是很不同的,今天不做,可能以後都做不成了。

這時我的心又充滿了怨恨,為何媽媽、祖父母都常常把生性啊,爭氣啊這些話掛在嘴邊?可能是我的家族比較大,有些富裕的,有些清貧的,所以家與家之間會有比較。有甚麽事都會一傳十,十傳百,無論什麼喜事和白事,都要做場好戲,別留機會給人說話。他們又只會說人不好的一面,所以我都會被『不要衰比人看』這句話所影響。因為若他們富起來,或有甚麽成就,都會很了不起的樣子。你沒出息呢,又看扁你。你努力好起來,又妒忌你。甚至你為他們付出,不單不代表一定有收穫,反而回頭攻擊你!

這些痛苦、內疚,一一都造就了我這位『朋友』又密密地探訪我,我感到人生無意義到極點,重重覆覆的生活,無論你怎樣去尋找意義,生性啊!爭氣啊!又怎樣,始終離不開生老病死這個框框,我身心都感到極度痛苦!我曾嘗試致電輔導熱線,又去見過社工,他們說的,我理性上統統都明白,但卻一點都不能制止這位『朋友』的突襲。我也嘗試去做義工,幫助人,也從中領悟到很多做人的道理,也去做一些很有意義的事,但結果都是一樣!

因我自小已讀基督教學校,所以很早便認識耶穌,而且小學時都有回團契的,所以不時遇到困難,都會祈禱。可是,有一次,家人說我出生時便過契了給觀音,所以不要再回團契了。我當時也沒有選擇的權力,只好停了。但我心中一早已有一個信念,就是在我臨斷氣前那一刻,要信靠主耶穌,因為,在我心中,一早已認定了,而且主曾說:『口裏承認,心裡相信,就能得救』。但當時因我沒有回教會,也沒機會學好聖經的教導,所以同時又拜拜其他的,也不知道這是不對的!但這信念,我相信是在我走到人生的盡頭時,把我帶回來的…

這時的我,已辛苦到極點,我有主動求助,我努力想去解決,但就是沒法!漸漸地,我甚麽方法都用,祈禱、用手弄痛自己、打自己、用拳頭打牆…..為的是要用痛楚去證明自己還存在,使那在我腦海中的『朋友』停止!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……

下一集,我要和大家分享我怎樣在重生之前,在黑暗深淵中與這位『朋友』正面交手!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5 < 對戰 >!

兵奇臨

 Page 39 of 43  « First  ... « 37  38  39  40  41 » ...  Last » 

昔日 Previous

講道錄音 Sermon

地圖 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