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m1509, CitiMark, 28 Yuen Shun Circuit, Shatin, Hongkong. | Tel:2698 0070 | Fax:2693 6686
Tuesday November 19th 2019

別問我 是誰 6 – 深淵

 

這時,我在地上掙扎,眼前是空白一片,只看見那沒有框的窗,我只要在地上爬起,投進那空窗,這一切的折磨都要結束了,而這朋友亦要和我一起告別。但是,

突然我的腦海一閃,想起那鄰居的媽媽,一夜白頭的景象,我不想我的媽媽也是這樣啊………..這刻我很辛苦地在地上掙扎,致電給哥哥……

哥哥趕回來,看見我這情況,便立刻伸手進我的口腔,我即時吐了很多白色的泡沫,他立即送我去醫院…….

醫生問道:『你情況怎樣呀?』我回答:『很辛苦呀,很想死。』醫生就說:『不如在療養院稍作休息,待醫生和你調較一下藥量好嗎?』我答應了,但奇怪地,他們要我需要親自簽署,才可入住『療養院』。 那時的我,根本沒有力氣去考慮甚麼了,就簽了。

原來,他們送我去的,名義上是『療養院』,實際上是精神病院!我入住的是一個叫『收症室』的地方,是較高設防的,一道門又一道門的,即是避得過這一道門,也走不出另一道門的。

一進入去的一刻,我即時清醒了!我一進入,已有了十幾二十人行近看着我,他們的表情不是太友善的。我在這裏幾小時之內,已經很清楚這是一個甚麽地方!

在這裏和在監獄沒有甚麽分別的,所有的窗都有一支支的柱。這裏是沒有自由的,無論吃飯,洗澡,和睡眠都要很有規律。在這想致電求援也不是一件易事,每人每晚只可打一次電話,而且有職員在旁邊聽你在說什麼。如家人、朋友探訪,只可一人和一日只可探訪一次。這裡我只可說是個鬼地方,有人會搶食物,如你吃剩的食物一定會有人搶吃的!有人會情緒失常亂叫的,有人會執垃圾吃。

進來的又是怎樣的人呢?為甚麽會在這裏呢?有些人是犯了法,要在這裡等候心理部告的,例如哥哥侵犯了自己的妹妹、襲警的;有的是弱能的、有的是受到虐打的、有些是吸毒的………總知一句,不論害人的、受害的、不論是實報或虛報的、只要有可能涉及精神上、心理上有些問題的,都會在這裏,所要這就叫做『收症室』!

對付這裏的職員,都要有些本事,如果不是,可能會被人欺負的。你和他們過不去,等同永遠也不想離開。他們可以在『認為』你失控時,把你四肢扎在床上!幸好他們沒有這樣待我,因為他們都看得出我不是傻的,亦有家人來探訪我的。

我在這裏幾小時之內,也明白到怎樣才可以在這裏生存,就是香煙、食物、暴力,和自己要很強!我一定要用我的本事,快快的逃離這地方!我雖是有問題,但我知道我和他們的情況是不同的,在這裏不單對我沒幫助,簡直是沒問題都會住到有問題!

到了打電話的時間了,我只有一次的機會,應打給誰呢?應怎樣說才好呢?我選擇了致電爸爸。電話通了,我當然說這裏不錯啊…等等,又叫爸爸叫我一個工作較自由的朋友買多些零食飲品前來探我,這樣,我就有了籌碼在手,至少能保證人身的安全!這些物資就仿如成為我的保標!朋友來了,我就告訴他實情,和我通知我的哥哥,幫我用盡一切方法,我要最短時間離開這裏!另一方面,我設法令替我做心理評估的醫生相信我、可憐我,我又對答如流,他也覺得我不應該在這裏治療。所以,我住了數日,就歷史性地,成功以最短的時間逃脫!

之後,我也要定時回去見醫生。但問題是,因為是他讓我出院的,而我當時亦十分之清醒,所以醫生把我藥量減少了一半,所以就連那暫時抑制負面思想的作用也沒有了。但每次去見這醫生,我也唯有扮作沒有什麼事,因為如果說有事,他是有權要我回這地方的。就這樣,扮了幾次後便成功過關了。唉!但我也明白,之後又如何面對呢?

預告:我情況一直向下,家人用盡所有方法,竟把我推至完全失控的地步!那猙獰又狡猾的,把我重創,是甚麽力量救我重出生天呢?

下一集,別問我  是誰(7) – 絕境與重生。

兵奇臨

More from category
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
停了足足兩年的啓發課程,終於在今年2011再度開始,這是耶和華所定的的日子!! [Read More]

講道錄音 Sermon

地圖 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