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m1509, CitiMark, 28 Yuen Shun Circuit, Shatin, Hongkong. | Tel:2698 0070 | Fax:2693 6686
Monday August 15th 2022

別問我 是誰 (5)- 對戰

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我已經出來社會做事,做了很多不同的行業,為的是想看多一點,充實自己。在這段時間裏,不知不覺我那『朋友』也沒怎來探訪我了。

有一天下班時,我乘車經過某殯儀館,不知怎的,我的朋友竟突然重重的向我突襲!當時,在數秒間,一連串的景象如電影般在我的腦海中播放,我看到自己已死去,靈堂裏掛着自己的相片,又有朋友來拜祭我,之後就是在棺木內火化的情景!這些思維就在這數秒之間,使我的情緒即時崩潰。我用甚麼方法都填補不了這份恐懼和虛空,於是我致電給朋友出來開解我,但他們可以做的,就是使我飲醉至不能再思想,之後再送我回家。

第二天,這種感覺還沒有離開我,我唯有接受自己情緒上出了問題,於是去了看家庭醫生,請他開一些藥和寫轉介信去看精神科。因排期時間甚長,於是透過朋友找了一位診金還可接受的私家醫生。第一次看這醫生,他沒有用太多的時間和我溝通,便說我患了抑鬱症,只開了兩樽藥物給我。而我每天都有服藥,但我覺得沒有什麼改善,反而使我更變得暴燥。

後來我們又了看了另一位醫生。這醫生與之前那位完全不同,他用了很多時間來了解我的過去和想法,他還說之前看的醫生是沒有註冊,而且他開的藥不太合適和藥量太重!今次的醫生說我患了思想强迫症。我亦有依照醫生的指示服藥,只是也沒有進展。

後來終於排到了看政府醫生,但他們每次見面只有數分鐘,如我說情況沒有改善,就會把藥量加重,如有改善呢,就會減輕藥量,好像是很是敷衍的。結果我服食的份量很重,後遺症是口乾、手震、性格暴燥,簡直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。我的情況不但沒有改善,反而每況愈下,藥物只能暫時制止那些負面思想罷了。

我心裏是知道的,這些藥物是幫不到我的。跟我這個『朋友』的這塲戰役,已經令我身心非常的疲累!

我的家人,當然想盡任何方法去幫我,只要有生機,他們都會試的。他們帶了我去看一個有一點名氣,並且用針炙方法的中醫,聽說某歌手都是他醫好的。當然我又去試試看啦,但看了兩三次,我覺得根本沒分別,便沒有再看了。

這段期間,我的情況急轉直下,我更嘗試過好幾次一些非法的藥物,如丸仔,氯氨銅等,但我都知道,那一刻雖然是很愉快,其實過後,現實終歸現實,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此後,我又時常因醉酒而生事,得罪了不少人,不久便成了醫院的常客。可憐家人每次來探我,都會很焦慮、無奈,只能安慰我說 :『沒有事的,叻仔啲,生性啲』,他們沒有責罵我,或許他們明白我的處境罷。我也曾進入深切治療部,幸好最終都能平安出來。那時,我會想,為何這樣玩弄我,為何…為何又為何?

又有一次,我又在醫院中,哥哥來探我,他說:『你昨天致電我家中時,弄醒了你阿嫂啊,一會她前來,你快和她道句歉呀!』這刻我在想,我年少時曾憂慮長大後會失去手足之情,我在見社工時也曾提到的憂慮,不是一一已兌現了嗎?和我一起長大的哥哥,相處了好多個年頭,來探訪我的第一句話,不是說:『有沒有事呀?』而竟然是…….…..那時的我,那裏有力量去想想哥哥的處境?所以我不單沒有和我阿嫂說對不起,而且生命中更又多了一個怨恨!

有一天,因為心情不佳,我沒有上班,在家中亦心不在焉,我真的很想離開這世界,我覺得受不住了,我要和我那位『朋友』結束這場戰役!於是我服食了很多藥物,我伏在地上,我的眼前,只看到那窗是沒有窗框的,我想,是時候了,一切一切都快要解決了,只差一點便成了.……

是甚麼制止我走向那死亡之窗?之後又如何面對?我被騙進深淵之後,又如何逃脫?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(6) 深淵

兵奇臨

More from category
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
停了足足兩年的啓發課程,終於在今年2011再度開始,這是耶和華所定的的日子!! [Read More]

講道錄音 Sermon

地圖 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