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m1509, CitiMark, 28 Yuen Shun Circuit, Shatin, Hongkong. | Tel:2698 0070 | Fax:2693 6686
Wednesday February 19th 2020

別問我 是誰 (1) – 問題兒童

我 相 信 每 一 個 人 都 會有自己的朋友,而朋友亦不時會探望你,你們有否記起第一位朋友是誰嗎 ? 我有一位朋友,久不久就會來探望我,他是誰?

我生於一個健康的家庭,自小和爸爸、媽媽、祖父、祖母、姑姐、哥哥同住,不知為何我總是有很多問題,找不出答案是不會心息的。當我還是三、四歲左右,我已問:有雞還是有蛋先?我是怎樣被生出來的?我會問媽媽:『阿媽,是邊個生你出來?』媽媽回答說:『是你婆婆囉!』我會再問:『婆婆又是誰生的? 』 媽媽回答說:『咪你太婆囉!』我會再問:『太婆是誰生的?』『太婆的太婆,即是誰?』媽媽回答說:『這些是祖先。』當然,我不會放過她,再問:『祖先是誰生的?祖先的祖先即是誰呢?』當然我媽媽只好無奈地說:『你日後長大了就會明白。』

又有一次,當我和哥哥玩耍時,我無心地問起哥哥:『人為何要死?死後去那?』但按當時哥哥的年紀又怎會懂得回答,他也只好說:『大個就會明白。』後來,我再有機會,便再問媽媽同樣的問題,媽媽當時說:『做一個好人,好人會上天堂,壞人會下地獄。』還說:『不要衰俾人睇,要生性。』我相信她當時必定是受了別人的氣,所以才說這些話。然而,她沒想過這些話卻對我造成了不少影響。

我那時這麼年少,已對生、老、病、死、天堂、地獄等有了很多想像和假設,也不斷的去尋找答案 ,而且還時常想到不能抽身的地步,以致產生了一種無法解釋的不安、無奈、空虛、恐怖的痛楚,這相比流血的痛苦更難受多倍,而那種不安感更一直地陪伴著我成長。

我小、中學都是在基督教學校就讀的。小學時我有位李老師,她給我起了個花名叫「苦瓜干」,她說我時常好COOL。我並不認同這名字,因為我畢竟也是個愛玩的孩子!在老師面前是一個考前十名的好學生,當然真實的我不是這樣!

我的學校每天都有早會,都是唱詩歌和講道,且常常講要信靠主耶穌,因為信耶穌得永生,可享有永不死的生命,直到永遠;而不信的要下地獄,承受不滅的蟲和不滅的火!當聽到這些時,只有二、三年級的我,便更是不能自禁的對永生、永死、永遠、永久、無限等字眼特別地有感覺。這些概念更在短時間內一條龍的閃進我腦海裡。

我這朋友提早來探望我了,我也有和同學、老師、爸爸等提起我這位朋友。我的朋友原來是……

《下一集強勢預告》:我這位朋友,有與別不同的想法?這位朋友會離我而去嗎 ? 第一次接觸死亡,我的感覺是怎樣?接二連三的死亡事件,接着的是甚麽?對當時年紀這麼小的我,有什麼影響?有勞追看。

下一集,別問我   是誰 2 總給我遇見。

撰文:兵奇臨

Next Topic:

More from category
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感恩 – 籌備第十屆啓發課程介紹餐會

停了足足兩年的啓發課程,終於在今年2011再度開始,這是耶和華所定的的日子!! [Read More]

講道錄音 Sermon

地圖 Map